破河南30天无新增纪录感染者:4例感染病例源头成谜


其主要证据是多位村民和西干沟乡干部的证言证词、《专项审计报告》,以及多伦县政府出具的一份关于在实施之前未对项目审批的“公函”等。

功夫不负有心人,西干沟乡几个贫困村当年种植的食葵和大棚西红柿等长势喜人,引起了县领导极大的关注。多伦县委开会明确承认这是扶贫的一个典型,也是在扶贫领域、产业结构调整方面的一个创举。期间,既有县人大、盟政协等机构前往调研,也有盟委、盟组织部、盟纪委的相关领导前往参观和召开各种会议,每次活动都有分管副县长和县扶贫办主任等当地领导陪同,县级以及盟级电视台也多次做过典型报道。

近年国家提出全面脱贫计划,且有相应的配套资金扶持,时任西干沟乡党委书记的姚敏捷、乡长张利新便想借扶贫的东风,让乡亲们搭上致富的列车。

两人的辩护律师在一审和二审中均为他们作了无罪辩护。

天有不测风云。2016年秋收后,大好形势发生逆转。

检察机关指控,2016年被告人姚敏捷与被告人张利新在多伦县西干沟乡任职期间,未征得实施项目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同意和未经县政府批准变更实施项目,使用2014、2015两年度540万元扶贫资金擅自决定发展食葵种植和蔬菜大棚种植等产业项目,最后造成228.49万元亏损,后调整为221.73万元(其中由县审计局审计报告证明的经营亏损为157.41万元,后锡林浩特天泽正大会计师事务所《专项审计报告》将其调整为150.65万元),应以滥用职权罪追究刑事责任。

法学专家:过和罪的边界混淆了

二人对判决结果不服,并以一审判决认定滥用职权及其造成的后果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等理由上诉至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中院,请求二审撤销原判,依法改判两被告人无罪,或者发回原审法院重新审判。

在白金汉宫发布声明后,哈里梅根夫妇把正式辞去王室高级成员职务的日子,定在了3月31日。

张利新的辩护人、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昌松律师认为,构成犯罪的最核心证据就是“未经县政府批准”。